【王昊】镜仙(2)

第一章

 

每一个行走江湖的人,都是有自己的风格的。有的人身上带着苍茫的古意,有的人即使眉目间也能透出灵气,有的人则凛冽如风,看一眼山神…大哥,身上啥都没有。 

听说表面越是温和的越不让人好过。

饶了我吧!

唐昊心里哀嚎几声,看自己这个老师的眼神不像老师,像杀父仇人。对面熟视无睹,直接把他当斗鸡眼,跟他爸妈介绍了自己的名字,方得知叫王杰希。

唐昊冷漠地注视这一切,好不容易拜完师,就把王杰希拖回去。

“果真好学,今天就开始吗?”

语气虽然平和,唐昊愣是从里面听出一丝轻蔑。估摸着王杰希对他的初始印象肯定不好,之前嫌笨,现在又嘲讽,各项指标大概一片赤字。他忽地心生一计。

“王……大师啊,我不忍心害你,跟你说,小时候我家里找人算过,克师父的命啊!”唐昊使劲回忆他小时候看的戏,那演的人动作神情可到位了,如今再加上肢体语言,眼神说不出的悲情。

“我是真为了你好……前几个被请来教我的,回去没一个好下场。本城的人听说了,没一个敢来的。所以我爹娘才把心思动到了外城人身上,你要想多活几年,早些离开吧。”

爹娘对不起哈……

那王杰希似心有所动,皱眉深思。唐昊一喜,忙趁热打铁:

“我看的出来,您身怀绝技,真要出去,我们一整个府都拦不住,好,好男儿志在四方,困在府里出师未捷身先死,岂不可惜?”拍马屁,虽然无耻了点,效果有了就行。

王杰希终于抬起了头,神情似略有落寞,“抱歉,如果不是这……我想你会是个很好的徒弟,我也实在不愿意离开,但是……”

先生,您太上道了!唐昊心里笑开花,恨不得鼓个掌,但是你心无拘束,但是你胸有大志,说啥都行。没事,理由我不在乎的,走个过场就行了——

“但是,总会有法子的,也许可以试试成亲冲喜。如若成功,我继续教,我少时也曾习过道术,想必一时半会是不会暴毙……”

王杰希淡淡笑了笑,顿时树立起一个大义凛然的好老师的形象。唐昊愣在当场,直感觉头有些发晕,“不,不需麻烦,您是无辜,怎能被牵扯进来?”

“我这岂不是遭人耻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

垂死挣扎失败,迷迷糊糊道了声夜安,唐昊已经忘了自己是怎么回了房间。只余一肚子的懊恼不得排解。

聪明反被聪明误。

不甘心啊!

唐昊一夜未睡,坐到天明,懒懒打了个哈欠方回过神。不管那个王杰希是真心还是故意,总之是把他给坑惨了。这下他不仅不用走,还要给他弄桩婚事出来。他自己才几岁啊,万一父母给他配个乳臭未干的小妹妹,他以后就不用过了。

真是流年不利……

外头这时传来一声:“唐昊,你妈喊你吃饭——”

“嘭”唐昊忍无可忍撞开门,咬牙切齿,“侍女呢?怎么变成你叫我起床吃饭?”

王杰希毫无自觉,面无表情道:“你要学武,须得刻苦练习,每天这样只会倦怠心性。记得了,今不为例,以后就没人叫你起床了。明日起,每日卯时起床随我晨练。”

“你说啥??!”

“……迟一分,多劈二十下,或与我过招,自由尔选。”

唐昊不说话了,默默跟他来到前堂。心里无比怀念以往的美好日子。

父母已待在那里,见他二人,喜笑颜开。

王杰希谢过他们,一撩衣袍缓缓而坐,颇有名士之风,“昨晚我与唐夫人已细细谈过,已有了几位人选,明日便一同去挑选……”

叽里呱啦说了一通,唐昊本漫不经心地吃着,并未注意,听到后头,一口茶险些喷出来。

这才反应过来,说的就是要给他“冲喜”的那媳妇,人选都有了,岂有回头路?

而之前跑出去武举回来的经历,也让他再无法偷偷离家。此刻,真是拿木箸戳死自己的心都有了。不……是戳死王杰希。

那头聊得热火朝天,反倒没人管他。如新叶的袍子在他眼前晃动,一言一行极尽其沉稳之能事。唐昊真想把他那起起落落的一刀衣袖砍断了,怎么看怎么碍眼。

真是该死……

 

几日后父母欣喜地让唐昊过去时,他已过上无比苦难的生活。

诗云: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他现在不是一个农民,却恨不得直接去种田,也好过在王杰希漠然的眼神下劈砍练招的惨痛情景。

“你真的没有在坑我?这种基础练法,我早已会,这样要练到猴年马月方能大成?”

王杰希认真思考一番:“以你现今之态,大约抱上孙子时,方能出师。”

“放屁!”唐昊一刀横向他,对方一闪而过,眼前已无人。三秒后,他察觉背后一声浅浅的呼吸,正欲回头,武器已被夺过,反架在肩背上。

“你还是不知道你笨在哪里。”王杰希叹道,换来唐昊怒目而视。

“也罢,你也不是我第一个徒弟,对比总是令人怅然的,不能要求过高。”

唐昊再一次抬头时,风过已无人,回头也没有了自家老师的身影。

“这就是叶家的妹子了,虽是年龄小了些,但既然是王先生亲自选的……”

“唐昊?唐昊?”

父母的声音总算将他从对王杰希的怨念中恢复过来。他远远看了一眼那所谓冲喜用的小姑娘,他命里犯煞不是早就传出去了,竟然还有人愿意嫁女儿过来,看来他们也不是多宠爱这女儿。唐昊还是接受了自己必须成婚的事实,此刻打量那女孩子,怯生生地不敢看他,竟也不忍心再多为难了。

“说吧,什么时候办?反正全听你们的了。”

父母一直跟他说王杰希为了他的事操劳过度,很是疲惫,要好好对待。唐昊默默盯着王杰希操劳得胖了几斤的身躯,和过度疲惫而红润的脸色,话都懒得说。

“先慢着。”王杰希理理衣襟,“以后的时间长着,让他们都长大些再说吧。”

“现在,唐昊,你先出去,再练半时辰。”

“……………………”

 

“你到底在想什么?”之前说要娶,现在又不娶,他怀疑王杰希长得年轻,内心早已过了更年期而不太正常了。来了几天而已,已经把他的生活搞得天翻地覆。

“如果你未曾遇到我,没有学会那些招式,你半个月前就会死在武举擂台。现在对救命恩人,一点都不懂得回报的?”

又是这样。满口怨言被他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打又打不过。王杰希这人奇怪得很,平时对别人温和有礼,对他一张嘴就满口烂话。但是教他武艺又像换了一个人,随风而动,清冷得吓死人。他教他用剑用刀,从不看着他的眼睛,仿佛是透过他,停在抽象的某处。

那个害羞的叶家小姑娘,有时也会来看两人练剑。唐昊嘴上说不在乎,心里要面子的很,每次除王杰希以外的另一位观众来,他就格外卖力。

只是这风头老被王杰希抢去。

唐昊起跳,挥剑,撼地,收尾,挽了一套剑花。女孩在树荫底下看他,眉目间尽是一种仰慕的美丽神采。

“不错。”王杰希坐在一边评价道,“有进步,只是这泥土若不够硬,你的剑会直接陷在里面,而你,会四脚朝天,摔个狗啃泥。”

他说着,然后起身,拿起唐昊那把剑随意一扬,周边无数的树叶在颤动,整个人已升到了上方,悬空而至,借着剑插入大地之力稳稳落下。

唐昊翻了个白眼去拿剑,到傍晚都没拔出来。

待到叶小妹临走时,他听到她柔柔地问王杰希:“以后你能教我么?”

“会的,等你再大一点之后。”

小姑娘回去了。唐昊冲上去抓着王杰希的衣襟,“我和你有什么仇?”

连唯一仰慕他的人都要夺走……

王杰希只是笑着,轻轻一拍他的手。眼神并没对着他的眼睛,像在与空气说话:
“你曾劝我早日离开,以免受你之命数牵连。”

“但是你又没走……”

“对。因为没事,挺巧的,我也克徒弟。”

他低低发笑的语气透过晚风传入耳,唐昊忽然间从他身上,从他的笑容中,窥得一丝邪恶的愉悦,令他背后发寒。

他是故意的!

评论 ( 5 )
热度 ( 17 )

© 提携冰雨为君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