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昊】一见你就烦

点文,门卫王杰希与快递员糖糕,我估计点文的小伙伴都不在了……

前半段在草稿箱里待了一年半多不曾宠幸,看tag貌似要活,试试看能不能复个健

“你说我怎么就遇着你这货色呢?”

“巧了,我也这么想。”

--------------------------

在没去这个叫微草的小区送快递之前,唐昊勉强认为送快递是个不错的工种。

虽然他如今也看不透自己当初的奇异想法,但每天这样风里来雨里去,怎么着都习惯了。送到人门口签收,更有一种鼓舞人心的成就感。正值大好时光,又一脸酷相,派头是绝对够的。有女孩子比较娇气的,一开始还不耐烦,看他不费力地搬上来,轻松一笑,埋怨的心思也就一点不剩了。

一到夏天更厉害,这季节他每次送完货,回来都拎着一大袋儿冰棍冷饮,推都推不掉。还有个小姑娘,一进屋,把自个的玩具尽数倒腾到他怀里,砰的一记关上门,哭笑不得。

这回又是这样。签收是个小孩,把那箱进口棒棒糖搬进去之后,当场拆了,还颇有风度地弄了几支准备给唐昊,这时他已经出了门,抱着之前收的玩具和冰棍慢吞吞下了楼梯。

小孩立马给急了,好心当成驴肝肺!门一锁,也跟着冲出去。口里叼着棒棒糖一路追着跑。唐昊也急了,故意加快步子,想那孩子跑累了也就回去。不想对方锲而不舍,直接追到小区门口。一回头,看那水汪汪的眸子竟像是要哭出来了。

唐昊:“小朋友你别哭,我,我这还要去送下一个,你赶快回去……”

小孩装出一脸凶狠,中气十足喊一声:“你吃不吃!”

袋子已经装不下了,唐昊瞧了眼那直戳自己下巴的巨无霸棒棒糖,压力山大。尴尬地望向小区外,四处找自己的货用摩托车。

一见不管用,小孩非常干脆。

小孩:“哇——呜哇哇哇——”哭声惊天动地,唐昊吓得袋子掉到地上。

“好好好,我收就……“正准备安抚,又瞧见小区门口过来一人,穿着保安制服,看着挺年轻。只是一副老成相,盯着他和那袋子看了几秒,神情有些微妙。

“那个大哥你来了正好,能不能帮我送回……”

保安哥挑了挑眉毛,无视了他直接走向哇哇大哭的小男孩,轻声道:

“小朋友有什么事不开心?告诉我,一定帮你。”

孩子哭久了累,想停也停不下。大气也喘不上了,只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唐昊。

“你别害怕……是不是他做了你不开心的事?“那保安斜了一眼,指着他问小孩儿。

“他……棒棒糖……然后……呜哇哇哇!”小孩哭个没完了。保安呵呵笑了一声,突然像是确定了什么的样子,又叫了个保安过来送小孩回去。两个人僵在那里。

唐昊:“哦,那个谢谢了……”

“不用谢,你先别走。”说完真的拦着他不让走了,唐昊没听懂,愣了一愣,“啊?”但见他掏出手机,大喇喇在唐昊面前拨110,唐昊没来得及目瞪口呆,那边声音就响了:

“你好,是110吗……我们怀疑这里有个拐卖儿童的人贩子——”

“好的,我先看住他,不会让他跑了……”

 

“说,姓名。”

“我不是人贩子!”唐昊从椅子上跳起来。

“注意态度!再问一遍,叫什么?”审他的那警官见怪不怪,呵斥一声。

“会说自己是人贩子才是傻。”被留作为证人陪审的保安王杰希坐在一边,幽幽地插了一句。唐昊本来正在气头上,之前他一直没开口说话,这一插嘴才注意到他。

当即怒道:“就是你!明明都是你自己乱脑补!”王杰希置若罔闻,眼神示意警官继续。

“闭嘴!你不是坚持自己无罪,那你配不配合,还想不想出去?”

再一声呵斥,唐昊终于蔫了,慢吞吞报了自己名字。

一抬头看见王杰希那事不关己又无比嘚瑟的表情,气都懒得生了,就是死盯。对方眼神没避开半分,饶有兴致像在欣赏一只猴子。

唐昊垂下头去,做完了全套笔录。

这小区设施太老,监控基本算废的。审了半天,证据不足,还是被释放了。唐昊再抬头的时候那王杰希已经不见了。唐昊只当他心虚,嗤笑一声。一出门,看见王杰希等在那里,手里拎着不知道什么东西。

“怎么,还不回去看你家大门啊?”浪费一下午,唐昊不打算对他客气。

王杰希不知道听没听出自己被比作看家狗,半点反应也无。唐昊瞧着无趣,绕过他回去取车。王杰希猛一下又拦住他,唐昊条件反射就要发飙,“你又要干嘛!”

王杰希抖抖袋子:“那些冷棍,搁车上晒着会化。”

“所以我分着吃了。”

“……………………”

“别生气。”以为他火了,又抖下袋子,“去超市买的,给你补上。”

“不用,你自己吃得了。“唐昊走回小区,王杰希跟他一路。唐昊也不阻止,想着这小子或许是还觉得自己是人贩子,只不过证据不足,还想跟着他继续找”破绽“。心里又暗笑一声,反正他骑了摩托车就走,那王杰希被甩在屁股后面就是,心里怎么扎小人他管不着。

“老哥,敬业是好事,别太死脑筋啊!”

坐到车上,唐昊的心情好了些,回头比出个胜利的手势,又教育了一番处世哲理。没看到他人,但也没事,可以走了。怕他纠缠,头都没转回去就死命发车。

一回头直接傻眼。

那袋子冰棍已经拴在车把手上了。死紧,唐昊怀疑如果能打死结那货绝对会那么干。王杰希已经不见人影,扔也不是放也不是。

努力说服自己只是因为东西不能浪费,唐昊勉勉强强从袋子里抽出一根东北大板,恶狠狠地开始啃,啃得牙生疼。

哦,王杰希这是故意的。

跟他杠上了吧?

 

唐昊险些被炒。

公司的人一听他被人抓去做笔录,脸都绿了半边,一副他要是进了局子整个公司都身败名裂即将垮台的样子。好说歹说没丢了工作,工资却给扣了大半。

唐昊气得想把劳动合同糊到那人事负责人脸上。

这钱总归是拿不回来了,他就琢磨着再找份工。实在是麻烦,这一下子又让他想到那个欠扁的保安,那货知不知道他差点葬送了另一个人的生活来源?

呵,他只会可劲儿地抓人贩子,还抓了个假的。

唐昊默默地踱着老人步朝微草方向移动了,那人不是看他哪哪都可疑么,那他就要在那人跟前成天晃荡,看谁先恶心死谁?

 

“两碗皮蛋粥打包,记得加个勺——怎么是你?”

唐昊满意地看着王杰希瞬间倒退三步,心情格外舒畅。只是这反应未免也太大,一副他是什么妖魔鬼怪的样儿,弄得他有点不爽。大清早的陆陆续续有人来买早点,大多都认识这长得挺俊的保安,见着这场面马上就不解了,都逮着王杰希问。

王杰希倒像是大受打击的样子,盯着他看了半晌。

“想不到你系个围裙还挺人模人样的。但是……”

“……mmp。”

唐昊不想去揣测他话里还有几重乱七八糟的深意,他整个学生时代语文就没怎么及过格,他只知道他现在想把眼前这人踹出十里开外。

“之前是我不对,但是刚刚那话是我真心,你看起来真的很衣冠禽……”

“你可闭嘴吧你!”

话音未落脚先出。

比较幸运,没有把人子孙后代直接断了,但分量肯定没少。一脚下去心里气也解了不少,唐昊猛地反应过来,“等会,你刚刚说之前是你的问题?”

王杰希站着没动。不知道他是不想动还是动不了。

看在唐昊眼里那就是默认了,他其实也没怎么真记仇,只是觉着这保安哥头脑实在清奇,又老叫他瘆得慌。

“没事儿,我也不是真要怎么地。你都,那个,知错能改了对吧……”

看他那视微草如自家孩子的样儿,实在也恨不起来了。也许王杰希的诚心一直都是在的,只是这方式不大对头。

“你怎么不送快递了?”

“还不是因为……算了,这几天隔离期咯,公司没我的事。”没什么人了,他随手拿了个包子,嘴里嚼吧嚼吧,和王杰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

“你还来这打工——”

这回唐昊直接打断了,那馅一个囫囵吞下去,顿时滔滔不绝。

“平常是没什么花销啦。但就喜欢追追电竞赛什么的,有的时候在外地,除了场票还要路费什么的,久了吃不消……就这样了。”他一摊手,等着王杰希以杰出青年的姿态批判他爱好低俗不思上进种种种种。

“哦……”“怎么,你也打?”他兴奋。

王杰希只是眼神变了一刻又回复到之前那副姿态,只说了句,第四赛季的时候挺狂热的,现在不都第八赛季了。唐昊听得眉头狂皱。“不跟你多废话,网吧去不去?”人大爷终于开金口答应了,成,一看手表,下个时段,店主就会来轮换他。

 

网吧。

“不错,承认你是个大佬了!”被手操扫把的魔道打到在地,唐昊是服气的。“你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人家骑扫把打,你抡扫把抽。”另一头王杰希身板挺直,几局下来身形八风不动,倒是比他手下那个魔道角色僵硬许多。

“谢了,以前别人和我打,都是一局完了就死都不肯再来了。”

“知道嘛,你这太刁钻了,预判根本不管用。”啃了只泡椒凤爪,唐昊一瞬间有种身处学生时代的错觉,和哥们一起打时候的一股子斗劲全倒腾出来了。

“认识你倒也不错,虽然一开始真的挺恼火的。”他含糊不清地说了几句。

“不打不相识?”王杰希问。

仿佛是刚从屏幕里脱离出来,他仍然带点魔道自有的狡黠与神气。

不打不相识是古而有之的金科铁律。

“男人不都这样的么,”唐昊点点头,把嘴里吃剩的旁边一丢,马上又精神了。

流氓又发起了攻击。魔道的主人还在盯着他看,并未反应过来。那一刻躲闪不及,只是手仍反射性一甩鼠标,硬抵住了攻击。

唐昊满意一笑,“这才叫不打不相识!”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43 )

© 提携冰雨为君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