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昊】镜仙(1)

成分:古风架空paro,轻松逗比向

 

唐昊还是少年的时候就听说京城有武举了。

那时候他还是个顽劣的学生,成天在私塾里上蹿下跳的,也热衷于结交同样爱玩的损友。高兴了就毫不顾忌地笑,难过了就找朋友一起放荡不羁,日子过得算很自在。这么些年下来,书没读会几本,倒是成天喜欢舞枪弄棍。

几个损友评价他狂妄,还是很有些依据的。一旦舞枪弄棍上了瘾,就难免要有想法了。唐昊在当地小城,武艺可以算一霸,今天帮张家砍柴,明天帮李家捉贼,竟从顽劣孩子摇身一变为英勇好青年。于是今天张家送米,明天李家送煤,就差没评为感动本城年度人物。只是这过得颇有正义感的生活,却没能让他满足。

这天唐昊找上几个损友,难得很郑重地道:

“我来辞行的,你们今天想吃啥,我请。”

“啊?你去哪儿啊?”损友们正聊着天,没意识到他的语气不太对,依旧是漫不经心道。

唐昊晃了晃背后的大包:

“我想直接去京城试试考武举。”

武举不同于文试,不用乡试。那儿是擂台制的,要是运气好,遇上皇帝亲自来监考,连皇帝都能见上一面,就算没中也是不亏了。

损友之一的孙翔一听这话,嘴里的茶立刻喷了他一脸。

“兄弟,你开玩笑呢吧?!”

唐昊很淡定地从包裹里拿了块布擦脸。

孙翔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布,急道:“大哥你不用这样吧?咱们几个都还未及弱冠之年,你这么急吼吼干嘛啊?再说说实话你也就这块小地方比较厉害,到京城去还不被打残啊?”

一着急,实话都蹦出来了。

唐昊没去计较这话,只是仍旧坚持道:

“别说了,我都准备好了,一定会去的。”

几个人又是连连挽留,结果唐昊这人倔脾气一上来,谁都没能劝住。最后一冲动,被剩下的这三人死活不甘心,竟然决定陪着唐昊一起去了。

唐昊很感动,感动得快要流泪了。只是他仍旧担心道:

“可是……万一你们父母不答应咋办?”

损友之二的刘小别迅速给了他一记棒槌:

“都舍命陪君子了,管得了那么多吗?回家整理好东西,半夜偷偷溜出来就行了!”

于是忙活了一整夜后,有晚归的人,看见四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从夜色中迅速冲出,又迅速地冲进夜色里。而第二天四家人联名寻找离家出走的儿子。

  

京城。

唐昊和他的朋友走在街上。三天之后就是武举。

唐昊不无热血地想,能来这么一趟,就算是回去之后被气得要死的父母禁足,他的生命也总算不是白活。于是他很激动地大步向前走。前面正好人声鼎沸,像是有什么热闹可看。

损友之三的袁柏清碰碰他肩膀:“去不去看看?”

唐昊一点头,算是默认了。

于是四个人放下行囊,站在外围卯足了劲朝里面看。一圈一圈望进去,原是两个江湖侠客样的人在里面比武,很有一番做派。一者打扮比较得体,可以算江湖文生,只是那气质看起来也神神秘秘不像个文人。一者就完全是东瀛浪人打扮,不三不四,但在唐昊这四个熊孩子眼里,看着还挺有个性。

那两人打了已有一会儿了,招招式式都是真才实学往对方身上扔,也难怪围观的众人会不断叫好。两个都是高手,打着打着还能耍耍轻功飞起来,众人眼前一晃,瞬间便已交手有数回合。那文生打扮的似乎一直眯着眼观察对方,虽然长得不错,这飘飘然的神态却活像唐昊在话本里看到的土地仙或者山神一类。而那浪人打扮的,招式则是出其不意。有时还用很猥琐的招数抓对方的破绽。活脱脱的贱气逼人。

这人是打量完了,再看武器。

细细一观,他二人的武器也能一眼看出非是凡品。虽然一个黑漆漆的不知道像什么,一个又太像拂尘。但这两人一旦用上,也是极具美感的。唐昊简直要感叹,这刀光剑影一相交,便胜却人间无数啊。

看得眼都直了。

旁边的刘小别看着他这副样子刚要吐槽几句,忽见那眯眼山神眼神一变,身形急速变换,可对方的攻击似是设计精妙,身形变化再快,仍是无处可躲。

千钧一发之际,眯眼山神一甩拂尘状武器,来了一招金蝉脱壳,从对方手中脱出。

那拂尘却是往外圈急速坠落。

人群迅速四散逃窜开来,刘小别看着唐昊喊他几声让他也快跑,可唐昊实在入神,死叫活叫叫不醒。还在全神贯注看那两人怎么打。

一切声音恍若未闻。

刘小别拉都拉不动他,这时只听“砰!”一声——

唐昊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整个人被砸倒,全然神志不清。

刘小别看着从远处也跑来的孙翔和袁柏清,最后三人一起不忍地闭上了眼睛。

 

唐昊醒来第一眼,就看到眯眼山神坐在床边。

没有忍耐,哇一声直接就叫了出来。

唐昊惊道:“你怎么会在我旁边!”

眯眼山神还是默默看着他,没说话。唐昊注视一圈,这像是在一个什么客栈的房间,眯眼山神在照看他,那个贱气逼人却不在房间里。

唐昊是很直率的人,他对于第一眼有好感的人,一向是不屑于伪装的。他没看到另一人,于是扭头问道:

“贱气逼人去哪儿了?”

那眯眼山神闻之一愣,两秒后反应过来,“他给你买药去了。”

一边说着一边丢给他一个微妙的眼神。

哦……唐昊脑子乱了一会儿,好半天才回忆起来。他是倒霉被这眯眼山神丢出来的武器给砸到了。只是不知因着什么,唐昊对这个人没什么怨念,反倒对于他的武艺很是崇敬。现在看来,这两人也是倒霉,还没比出个胜负,围观群众先挂了彩。本来街头就不允许私斗,这事儿要是闹大了是很麻烦的。他们估计是心有愧疚,于是自发地主动来照顾他。

这么一想就想通了。唐昊很不在意地摆摆手,道:

“没事没事,头还没被砸傻,多亏你那拂尘不是什么尖锐的东西,那个手柄砸下来也不是特别痛啊……你别管了,我好得很快的,后天还要去武举呢。”

眯眼山神听到“武举”二字,似是微微一动。

唐昊看他这反应,问道:“你也去?”

他摇了摇头,很平和地道:“照顾完你,我就离开京城了。这次本就只是为和他比试而来。”唐昊一想,那个他,估计所指的就是贱气逼人。

唐昊这时候还想开口,却发现没话说了,最后只得尴尬地一笑道:

“这位……前辈,”他呼出口气,差点把眯眼山神四个字给叫出来了,“你别眯着眼了嘛,不要那么严肃。”

眯眼山神顿时又盯着他。

唐昊一看这反应,心知说错话了。虽然并不知道是哪里惹得这位主不高兴,不过他转念一想,这么拙劣的搭讪,而这位前辈估计也是阅人无数了,看他这副怂样,自己还得来屈尊照顾他,说不定心里早就不痛快了……

唐昊更感尴尬,所幸这时候,贱气逼人带着药回来了。

谢天谢地。唐昊在小城里野惯了,从没有这么紧张过。一看有人来,像是看到一尊观世音大佛前来拯救。贱气逼人,不不不,那是屁话!一点都不贱,不贱。

眯眼山神看到那人,果真移开了死盯他的视线,转向那人身后的一大竹筐药:

“让你去药铺直接领药方和现成的药,看来你这是事必躬亲,去深山老林亲自刨了?”

贱气逼人很没自觉地辩驳道:

“这嘛,人总是要对症下药,他们给的药方未必就准。让你配药不就好了嘛。而且你也知道的,现在这假药多着啊,很容易上当受骗的,这个药啊,还是原生态的好。”

原生态到根部还带着泥巴?直接往嘴里一吞?

连唐昊都忍不住要扶额偷笑。“好吧,对你我也没报太大期待,只是那几个后生非要我在这里照顾他,而遣你去买药。不过说来也是,责任确实在我。但是……”山神倒是很处变不惊的样子,看来是已经习惯了。这时候他又使出用同一招,死死盯着对方,说道:

“讲人话。”

贱气逼人终于认命,不再打哈哈:

“好吧……是钱不够啦。”

空气凝固了。山神回头一看,果真是唐昊有些呆滞的表情。

连买药的钱都凑不够,这是有多穷?

尽管作为一名富家子弟,唐昊还是无法想象这两人没有钱的样子。只是他眼珠子贼溜一转,这神情很快就被掩饰过去了。贱气逼人又交代了几句,就又很快退出了房间。

一刻钟后,眯眼山神抓住想要装睡的唐昊的肩膀,对他说:

“作为补偿,我教你武艺吧。”

“哈?”听到这话的一瞬间,唐昊不知是惊喜还是惊吓。

 

一共只有一天半的时间了。

明晃晃的大堂里,孙翔,刘小别,袁柏清三人,嗑着瓜子看眯眼山神教唐昊身法。

山神的身法有种诡异的美感,让人摸不着猜不透。他的第一个要求是要唐昊先和他比试一场,想也知道是要先探清楚他的实力。

这第一次比试,比唐昊想象中时间要短多了。

二十招以内,唐昊被拂尘擒住。

真正的强悍!唐昊败下阵来后甚至不想抬头看上面那人。他的眸子里看不出什么东西,这几天来一直都是那样一潭死水,无波无澜。二十招,不错了。至少比以往的很多不自量力的人要好。心里这样想着,但表面上,山神还是那样平淡道:

“这样的水平,你可以不用去武举了。直接回家吧。”

“噌”的一下,唐昊瞬间摆脱束缚,站起来愠怒地喊道:

“你也不要这样侮辱人!我知道你厉害,但我也不相信你一生下来,就是这样的功夫在身上摆着了!”说完气得转身就走。

一旁本来乐得看戏,也忙着嗑瓜子的贱气逼人,一见这情形,似乎生怕唐昊一个生气,就跑到县府衙门那儿投诉他们私斗,立即跳出来解围道:

“小兄弟,别生气,别生气啊。他这人就这样,性子其实真的挺温和的,最近可能心情不好,说话欠了点……”

真是火上浇油做得不要太好。贱气逼人并没有意识到他这话透露出的意思,仿佛是在说这两天照顾唐昊,让这山神老爷心情不好了。唐昊一听,呵呵一声冷笑,反倒停住了脚步。

“也好。那我就看看他到底能教我什么。”

一个时辰后。

贱气逼人在长凳上侧躺着睡着了。孙翔三人麻将打得正欢。

忽然听见久没有动静的那边两人传来争吵,几人都朝那边望去。

山神大爷淡淡发话道:

“不行,你太笨了。”

贱气逼人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良心。

 

磕磕绊绊一整天,终于到武举这一天。

唐昊醒来,找了半天,那两个人已经悄无声息地不见了。哼,看来是提前遁了。唐昊也没怎么多想,叫起三个兄弟就往擂台赶。听说这武举在不喜武艺的当朝皇帝执政之后,就只办一天,结束了,胜利的就选出几个留下,剩下的就没戏了。因此争斗异常惨烈。

没多绕路,唐昊很容易就找到了擂台。就在城中心。

擂台办得异常威风,前两个时辰,是约定俗成的热身,主要是淘汰一群小兵小将之流的。三个兄弟本来就只是来陪同,一看要比马上就溜号了。而唐昊亏得这一天半的速成,竟也不怎么费力就过了。

第二个时段,则是中流侠客的时间。这个阶级的人是最多的,所以甚至还闹出了人命。一番搏杀后,唐昊再次幸运地胜出。

想不到吧,昨天那货!

第三时段就是和主考官的比试,不一定要赢,只要主考官认为到这水平到火候了,一点头就能过。唐昊颇有成就感地笑了几声,刚站上决赛擂台,看向台下想找找自己那几个兄弟,一看,却好死不死看见人群中的眯眼睛山神老爷。

敢情你还没走就为了过来看我呢?我还挺荣幸啊!

唐昊很硬气地跟他对视,宣誓自己的胜利,全然忘了一些武功还是他教的。山神老爷没做什么表示,就是站在那里,也看他。

唐昊突然间像是被他这么一激,有些乱了心神,暗骂一声,告诫自己要镇定,又看向对面一身红色的主考官。

主考官扎着个小辫子,长得很俊俏,还真不像个练家子弟。

过程却很粗暴。

那主考官不按常理出牌的啊!一个干扰一个干扰地放,跟放烟花似的,弄得唐昊眼前像有一团雾摇摇晃晃在动。一片混沌,对面的招式似是杂乱无章,在他眼前横过,分不清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

唐昊惨败。

主考官停了手,走到他面前,有些歉意地摇了摇头,“后生很不错了,可惜还差一点儿。”这意思就是得回去等下一年重新来过了。

唐昊有些呆愣地走下擂台,眼神跟山神老爷交汇而过。严格说来,这人和他其实说白了,一点交集都没有。只是一个偶然,他才得以占用这人一天的时间。

所以,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反而应该感谢他。

天气很好,不宜延迟。一天以后,唐昊四人马不停蹄赶回了家乡。

 

“你这不孝子竟然还知道回来!”

当天晚上,唐昊就被父母死命揪耳朵大骂一通,一把鼻涕一把泪。

我是去武举了嘛,唐昊弱弱辩解。

一听这话,唐父显然更怒:

“武举?就你这身三脚猫功夫还去武举,没被打死就不错了!”

唐母在旁边本来也怒,可毕竟女人心肠软些,一开始还跟着骂,后来就各种心疼孩子舍不得凶了。唐母一把拉住丈夫,恳求道:

“孩子这也是有伟大志向的,只是一时犯了错误嘛……你就多谅解谅解,孩子以后长大了会懂事的……”

唐父余怒未消,还要再说。

唐母侧身拉住他,在他身边耳语一阵,他这才没有继续发作。唐昊认命般的跪在地上,得到他很疲惫的一挥手:“得了,你去睡觉吧。”

唐昊正惊诧于自家老爸难得的仁慈,很是提心吊胆地睡了一觉,生怕之后还有什么在等着他,只是家法什么的虽然没来,更麻烦的却随之接踵而至。

一个星期之后,唐昊早晨去见父母。唐父正教育他,听到外头通报一声,赶紧出去接人,一边走,一边嘱咐他:

“这次专门给你请了个老师,能文能武,很有声望,好不容易才请来的,花了大价钱!你跟着他,要学武艺可以,书也给我好好读!”

唐昊腹诽,又是哪家私塾的老学究吧,能文能武,你骗谁?

那人慢慢悠悠地跟着唐家老爷走进来,唐昊一看,眼前一晕。

唐父很殷勤地跟他交流了几句,转头对唐昊说:“还不快来拜你师傅!”

不会真是他把?不太一样吧……难不成这几天,这家伙换了一身又似儒生又似道士的行头?倒是愈发人模狗样了。

走近一看,有些熟悉的气息,还有那双眼。

唐昊身子一歪,瘫倒在唐父怀中。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9 )

© 提携冰雨为君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