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昊】荣枯(1)

成分:原著向  顺其自然(shenmegui) 

 

1

第一次见唐昊这么执着地东奔西跑上蹿下跳的几个小伙伴,都以为他恋爱了。

唐昊这还真是头一回,拎着大包小包,拖着及腰行李箱,整个一全副武装的阵势,像过年回家见亲戚似的。他这人不懒,但特别怕麻烦,平时几个人都没见他身上随身带过多少东西,所以这样一眼看过去,感觉像是整个人都被埋在了杂物堆里。

几个小伙伴里有个特别热爱起哄的,一见这样,马上叫道:

“队长,和女朋友过二人生活去啊?这一堆一堆的很隆重啊!”

呼啸就是这样,除了比赛没大没小的,整天拿自家队长当梗耍。

唐昊神情难得闪过一丝尴尬,马上又很神气地反驳:

“你说是就是呢?瞎猜。”

那小队员有点委屈地低头看向别处。一旁的副队长刘皓于是身先士卒,马上出来袒护队员:

“队长,你别太严肃嘛。我看看,现在队里这氛围就不错……”

你这句话每天都说一遍,不嫌腻啊?唐昊心里腹诽这倒霉副队,准备马上拎包走人。

“不过我也挺好奇,队长你这么正式难道说是直接去见家长吗?………”

刚想意思意思表扬一下副队的护短精神,想不到下一句也八卦起来了。

真的是没完了。唐昊头发都快炸起来了,“行了行了说就说!”

“我确实是,最近认识了一个粉丝姑娘,她……”

还没讲完,几个人已经一副全神贯注仔细聆听的样子,很可疑。

唐昊突然一股烦躁感涌上来,匆匆敷衍了几句就急着要走。几个人哪里肯放,硬是仗着队员的身份一路送着他到大门口,还陪他等计程车。可惜唐昊还是一副守口如瓶的样子,除了嗯嗯啊啊,半句话吐不出来。心里想着,呵呵,平时敢不敢也这么殷勤啊?

寒风里吹了一阵,几个稍小一点的队员还是憋不住了,告了声队长再见就先回了。唐昊也装模作样地摆了一副,看你们这样队长就放心了的,深沉厚重的样子,一个一个告了别。到最后只剩刘皓一人杵在那儿了。

“副队,你呢?还不走吗?”唐昊挑挑眉毛,意思是你也该回了,别搁这儿妨碍我。

刘皓此时的表情倒有点复杂,似是欲言又止。

“真的有事?”

刘皓抬起头来要说,抬头一看,唐昊已经奔过去拦了一辆出租车,叽里呱啦说了一番,那司机已经下车来帮他搬行李了,心头顿时一阵无语。听到关车门声,回头往俱乐部走了几步,乍闻车子里唐昊大喊:

“刘皓你刚刚说啥重复一遍,这回我听着!”

刘皓一听顿时也一阵感动,回头就喊:

“队长记着把姑娘带回来,别让人跑了!”

那头再没了回答,车子驱动的声音呼呼地响。一下就没了。

  

“啊……没错,我已经到了,禄口机场,对对对,哪一个门进去比较近?”

这一头,喧闹的机场外面,唐昊用电话一路跟那姑娘实时交流,绕了不知道多少弯子,两人终于会合。一见面,都是大包小包。

相视一笑。

“看来这个我们很有共同点。”那女孩子笑开来,跟着唐昊一起去办行李托运。途中唐昊偷偷瞄了眼这姑娘的行李箱子。这是往箱子里塞了个人吧?质地稍软的箱子,感觉里面窝着一大坨东西,让他总是安不下心来。

一路这么心惊胆战,等验完了行李唐昊总算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要在女孩子的箱子里搜出一大堆化妆品什么的。他有些心不在焉地跟着女孩子走了一路,昏昏欲睡。

“好了,就是这个登机口。”

姑娘停下来摆好箱子,就挑了个位子自顾自坐下来玩手机了。唐昊汗颜,这是完全不打算理他这个准“男朋友”一下吗?但终于也是如释重负,一下就倒在椅子上。

刚准备休息一下,就见那姑娘盯着手机一脸吃惊:

“唐昊,你不打荣耀了?!”

……哈?唐昊瞬间睁眼,有些茫然地盯着她。姑娘一边把手机递给他,一边还疑惑道:“不会真是因为我吧……这我可不要。”

唐昊揉揉眼睛,一看那新闻标题,瞬间就清醒了。

呼啸队长唐昊疑似被队员集体赶出俱乐部  卷铺盖走人

或是另有隐情 自愿上演苦肉计?

这下糟了!犹如一个晴天霹雳砸下来。没想到那幕队员送他出来的场景被记者拍到了,唐昊不是担心被人误会,只是这新闻还很热,要是再被人抓拍到什么他和女朋友一起上飞机,他这个荣耀就真的不用打了。

现在还来得及吗?

唐昊一下子跳起来,跟姑娘说声去厕所,就漫无目的四处乱走。

男厕所边有几个人。唐昊一瞄,有个戴墨镜的,头上还戴着棒球帽,那种十七八岁小男生的感觉。顿时眼睛一亮,用来伪装再好不过了。

“这个不好意思,这墨镜能不能借我一下,有急用……”

唐昊急急忙忙说着,也没等对方回话,冒着被当成恐怖分子的危险,丢了张钞票,摘下那人墨镜就跑。一边跑,一边还戴上了墨镜。他隐隐约约听见后面那几个人里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也顾不得了,一股脑儿冲到那个登机口。

“嗨,快登机了,快过来!”看到那双使劲挥舞的手,唐昊立刻奔了过去。

 

一路折腾来折腾去,真正进到酒店已经半夜。唐昊勉勉强强叫醒已经在车上睡熟的姑娘,一起拉着行李箱跌跌撞撞下了车。拿了房卡进了门,累得几乎直接倒在地上。

“你还洗澡吗?”那姑娘在里面开了喷头,声音骤然增大。唐昊几乎是有些羞涩地扭着头走过卫生间,走到床边上,“我待会也洗,没事,不着急,你慢慢洗。”

姑娘在里头嗯了一声,随即又似想到什么,道:

“帮我把行李箱开了吧,把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

“这样……不太好吧?”唐昊犹豫。毕竟这是女孩子的箱子。

“说了没事啦,打开吧!”

唐昊不再拒绝,扳正了那箱子,拉开拉链,顿时一个白白软软的东西蹦出来。

一个大抱枕,上面印的……唐昊拿近了一看,就是自己的好喷油孙翔。

……他没讲什么,只是觉得头上似乎泛出了点绿。

 

一连三天,都是沙滩。

快来个人把我带走吧!第三天的中午,唐昊生无可恋地想着。

姑娘偏爱沙滩风光,这是很早以前她就提过的。所以这次出来,唐昊特意选了这一个风景独特的小岛,风景好,温度也适宜。即使沙滩边人山人海,他还是很坚持。

只是现在,他却感觉度秒如年。

“诶,你怎么了呀唐昊?”唐昊看着姑娘换好了泳装,真正变成沙滩美人,娇柔的步子正在迈过来,心情总算好了一些。

美人递给他一杯西米露,在他身旁坐下。

“怎么了?感觉不好吗?”

“不是。”唐昊局促道,“只是晒得……身体不大舒服。我想还是先回酒店了吧。”

这话一讲,美人一脸遗憾。

“有点中暑了吗?要不要去海里冲冲凉?很凉快的。我还……不想走呢。”

“这样……那我先回,你在这里慢慢玩,别急哈。”

匆匆告辞,唐昊忍着难受到酒店里大睡一觉。醒来的时候姑娘还是不在,可能在吃晚饭,或者依旧在沙滩上摆着美人的姿势。唐昊颇无聊地掏出手机看之前旅行社给的行程,后一天要去的是神庙,松了一口气,躺在床上。唐昊希望这一天爱玩的姑娘可以消停点。

 

“起床了!”

唐昊悠悠醒转,就见姑娘在弹他脑门,看他醒了,还一脸不过瘾的样子。

“怎么了?”
“要出发了呀,刚刚还叫早呢。”姑娘把他提溜起来洗脸刷牙穿外套,等到要下去退房了才想起来问一句:“等等,今天去哪儿啊?”

唐昊突然就很精神:

“今天是要去拜那个大神庙啊……”说完,等着姑娘反应。

姑娘却一脸惊喜,兴奋得像是要叫出来:“诶是吗?太好了我就等着这一天嘿嘿!我一直很想去拜一拜啊,虽然肯定是不灵啦……”

唐昊却是没有料到这样的反应,跟着笑了几声,傻傻地跟在后头走出大堂,心里巴不得赶紧回去慰问自己平时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队友。

几个小时的车程,开到郊区。姑娘下了车就激动地四处看,一路走到神庙大堂内。唐昊和她一起放了一盏莲花灯,以供奉神火。姑娘看上去很幸福,嘴角都是大大的笑容,灯燃尽的时候,闭着眼睛虔诚地祈祷。唐昊在一旁愣愣看着,心思已经神游到天外。

 

又过了两三天,呼啸的队员们终于迎来了他们的队长。

“怎么样怎么样?”以唐昊为圆心,队员围着上去问。

唐昊拎着箱子准备上楼,见此情景,默默回答:

“没啥,黄了。”

“什么?这怎么会又不成了呢?以前几次都是别人死缠烂打,这回不是队长你真心喜欢吗……”众人一脸不信,“到底怎么?”

唐昊脸上却还是那副难得的淡定:

“她确实是喜欢,我知道,什么在她眼里都是特别好看的。”

“但是……就我在她眼里,不是风景。”

独自上了楼,唐昊开始觉得,还是就这样打打荣耀就好了。其他不是现在该想的事情,留到退役之后再讲。

 

已经过了两三个月了,夏休也早过了。

这期间唐昊虽然还有过几次“训练时的恍惚”,但时间推移之下,再怎么难过的事情,也已经随之慢慢消散掉了。唐昊很快又恢复了。

况且这事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众人看他已经走出情伤,对过往满不在乎的样子,又放心地开起玩笑。

“队长,还打不打算再找个试试了呀?那么多呢,不愁没合适的。”

每一次都是这套。唐昊吸溜着队员孝敬他的奶茶,表情是一副已经经历很多次调侃之后,终于习惯的冷漠。现在拿这个戳他痛处,简直就是挠痒痒。

“还说我,你们这些,现在有喜欢的女孩子不?还有年纪比我还大点的,你们有打算不?有了我帮忙助攻啊,真的。副队你别走啊,现在开会呢……”

本来桌边还坐着很多队员,一听这话,几乎溃不成军。

一哄而散。

这次会议难道又要不了了之了?之前逃避失败的刘皓在旁边默默地表达自己的无奈。不同于其他队伍或等级分明或平和民主的制度,他们这边简直就是熊孩子的乐园。唐昊也没好到哪里去,上梁不正下梁歪,有时候还跟队员通宵打野。

……看来这回真是要出问题了,他还在思考接下来怎么圆,毕竟他的调和水平还没到江波涛那种登峰造极的地步。只听唐昊在那头座位上一声大喊:

“都给我回来,一个也别走!”

包括刘皓在内,一众人等都被这个突然的怒气吓得不轻。

媒体评论呼啸,都喜欢把重点放在唐昊的年轻不经事,控制不住情绪,易于发怒这类特点上。但他们队员心里是清楚的,唐昊其实真正发怒很少很少,大多数时候,表面散发的怒气反而成为他的伪装,藏在内心的其实是惊人的敏锐和冷静。沉不住气,其实有时候,是对手先沉不住气。

看来这回是真的生气了。

不管平时怎么不讲究,队员总都还是明事理的。即使平常那几个溜得极快的,这回也乖乖退回来,安安分分坐了下来。

都是面如死灰样,就等唐昊拍桌子了。

但唐昊只是盯着他们,不开口。眼神一个一个缓慢地扫过去。每一个队员都发现,经过自己的时候,那眼神跟之前,都像是不同的意思。唐昊没有说出口的话,在会议室刺眼的白色灯光下,就这样直直映射进他们心中。

那是怎样的一种复杂呢?

“好了就这样,散会。”唐昊站起身,就这么走了。

“这次比赛很重要,好好努力。”

他们这时候才想起,这的确是唐昊第一次把他们甩在后面,就这样很潇洒地走了。

以前,唐昊都是在会议室留到最晚的,也不知道他散会之后待那么久,到底是在干什么。这一次的失控,已经猜不透是唐昊有意为之还是的确失控了。他的真实情绪变化,此刻变得无比扑朔迷离。

队员们想不到有什么可以制住他的。就现在而言,能的,也许只有称心的对手。

 

 

“切磋一场。”唐昊发来一条信息。

自从与王杰希“不打不相识”之后,唐昊就经常性地会找王杰希上竞技场。王杰希也不会放过这样水平的好敌手,乐得答应。只是最近常常地在线却不回复,叫人一头雾水。

王杰希是在信息发出的三个小时后才看到的。之前他还在忙着复盘,右下角不知闪了多少回都没发觉,这时候心里难免有点内疚,立刻回复:

“刚刚有事,现在可以吗?”

唐昊两个多小时前在那头等回复未果,本来已经完全绝望,现下正无聊得快要自杀,见到王杰希的回复,犹如饿虎扑食般:

“可以啊!你再等会儿,我先登上竞技场建个密码房间。”

“就我们两个?”

“不,全队一起上。”王杰希感觉得到另一头唐昊那种狂放的笑意。

 

过了有一会儿,队员们大都已经与对方队员交战完毕,这时候也很默契地不再多说,只是盯着屏幕上王不留行与唐三打的交战。

两人在对峙,在僵持,在互相试探,总之不动。

唐昊在这头其实很紧张,王不留行这一次的走位,打法,前所未有。

众所周知,魔术师的打法有两种。一偏重团体,一偏重个人。只是这次,好像里外皆不是,他看着王不留行停滞在在对面的上空一动不动,却好像下一秒就要借风俯冲而来。

王不留行的身体微微偏转了一个角度——

要动了!唐昊当即反应过来,唐三打猛然后退几步,一个弹跳,正好来到冲过来的王不留行的身后。魔道学者一个转身,灭绝星尘所带的特殊加成一时令唐昊有些措手不及,及时闪躲,还是被扫了两下,所幸伤害不大。

王不留行又在原地停驻了一会儿。

没有犹豫,唐三打果断就是一个猛攻过去,王不留行竟然没有一点躲避,直直挨了这一击。唐昊心下一阵诧异,但手上未停,一招一式扔上去,王不留行好似迟钝一般,有些干脆就挨了,有些则躲了,不知道王杰希动的哪门子心思。

不久,王不留行身形一闪,整个人刹那间,就都不见了。

怎么回事?!唐昊一懵,立即放大视角。王杰希已经凭着技能趁他攻击之时,不断进行小距离移动,类似之前那个微微偏转的角度,之后就迅速飞到了上空。

操作,意识,应变能力,都是顶峰!这是一众队员此刻目瞪口呆的评价。尽管听他的传闻也不少了,要交手也不是没有过。但如此近距离的感受,还是与以往大有不同。

唐昊却没功夫想这些。王不留行居高临下的视角已经让他处于劣势,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计就计。他心思一转,微微绕了下路,一番回转,已疾奔至王不留行停滞之地的下方。魔道学者果然在突然看不到人之后将视角下调,在他的头微微下倾之间——

时机到了。唐昊给血祭绝魂装上加成,很敏捷地反应过来,瞬间向上一冲,王不留行的位置虽然略高了点,但要击中他不是问题,唐三打的准头是很好的。

兴奋因子涌了上来,唐三打做了一次酝酿起跳,再次着地,双拳向上,血祭绝魂发出第二次持续攻击。

魔道学者的身子越来越倾斜,最终,又一个俯冲着地,好死不死,这次是唐昊身后。

攻击落空,一众哗然。

魔道学者没有停顿,一个上前,残血的唐三打死亡。

结束之后,王杰希也在旁观聊天室留下一行字。

“请君入瓮。”

用他的路数来引他入套,呵呵,高明!唐昊脑中已经有了画面感,屏幕另一头的微草队长,脸上的笑意恐怕是也收不住了。

而这会儿,唐昊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更多,对面微草队员已经有好事者,截下唐三打与王不留行在结束后几秒停滞的界面。等关了荣耀一上线,就把图放了上去。

图中唐三打仍是维持着向上发力的姿势,而身后的王不留行已经挥动灭绝星尘,干净利落地从后攻入。柳非评价说,这有点像泰坦尼克号那个男女主摆十字架的组合动作。

唐昊看了他们叽叽喳喳,抿了抿嘴不服气地正要出声,没想到自家队里的崽子们先行一步,竟也很配合地附上了在之前,唐三打行至王不留行下方的画面截图。

这张图中,唐三打刚伸出一个拳,似是要往上面方向暗袭,而上方的王不留行,头微微下倾,这时候唐昊才意识到,原来那个头下倾,非是要察看视角,而是准备俯冲了。

还真老谋深算啊!王杰希你够狠。

唐昊正捶胸顿足中,下面两队的队员们已经议论纷纷。最后就着这两张图,大家一致跑过来,问,队长,你当时为什么想用那种方法攻击啊?是什么想法。

“啊,我当时手向上伸那个动作是吗?”语气不佳。

“对对,就是那个,怎么想到的啊?”

唐昊咬了牙,牙缝里挤出一句:

“啊,我当时,只是很纯粹地想要爆一爆他的,后庭而已。”

满座寂静。

过了很久,大家才一致表示,队长,你终于学会一点委婉了。

 

王杰希看着队里的崽子们和呼啸的队员在群里聊得热乎,转头一看,果真他们已经开始嗨得飞起,心情好了一点。不论他的水平下滑多少,打法改变多少,他们仍然交付他全额的信任。不论这样的胜利,那样的胜利,或大或小;不论他是否还在微草战斗,在他们眼里,都永远是无可动摇的微草神话。

回头再看屏幕,短短一会儿,唐昊又发来信息。

“为什么你会想到这些?以彼之道还彼之身?”

王杰希想了想,慢慢地敲字:

“陷入胶着的时候,让对手主动打破僵局是最好的作法。”

“如果对方更加沉得住气,不得不出手呢?”那头很快反问道。

“那么一出手,就要做好冒险一搏的准备。”

“照你的意思,原来魔术师只是次次运气好,赌赢咯?”

“不是。”王杰希说到此处,心跳像停了一拍,杂乱无章的记忆在心中四散蔓延,他险险平复下心情,试着冷静回应对方:

“当习惯变成苍白以后,心里就有了数。”

“平时也没见你这么文绉绉说话啊。”那头抱怨。

“有空多读书。我下了。”王杰希带着点幽默地打下这行字发送,就关闭了界面,休息去了。至于那头是如何地跳脚,他也很具有想象力地脑补了一会儿。

而那头的唐昊,也果真在对方嘲讽他之后气得跳脚。等他终于平静下来,王杰希的坏处也大多被抛至一边。他突然觉得,王杰希这人,和以前相比,出了点偏差。

他的言语,似乎在默默指引唐昊,有时又似乎在排斥唐昊,所指向的则永远是一个抽象晦涩的概念。相对而言,此刻他还是站在高处。

 

TBC

仅作试读

补充:已坑

评论 ( 4 )
热度 ( 30 )

© 提携冰雨为君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