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王博士的婚姻经济学

百日王昊,第某某天(喂

P:梗来自于阿袁的小说,也这个名。部分设定来自原文。


文艺理论系的王博士这几天心情很好,在他手下存活的学生多了不少。

大家都知道,是他家另外那口儿,唐昊,也要变博士了。

消息是孙翔责任校对的,不会有假,他和唐昊一向处得最好。

其实一开始大家都不赞成这两人在一块儿的。唐昊的情敌多,王杰希的情敌也多。而且中文系女生最看不得的就是肥水流到外人田,一个中文系男博士,竟然给一外语系的,男人,勾走了。中文系和外语系向来是很微妙的一种关系。也不单纯是国界语种的矛盾,或许也可以说成是观念的不同。

中文系出来的学生总让人先入为主地感觉有老古板的气味,说话含蓄的不能再含蓄。像外语系,也先入为主,就是觉得人家很开放,说话也感觉不同。站人面前,就像金庸和古龙的文风,李小龙和成龙的画风,一眼看得出来不同。夸张一点,就是金庸和郭敬明的文风,黄少天和周泽楷的画风。

黄少天与周泽楷又何许人也?

黄少天,民俗学专业的一朵奇葩。爱好是讲话和DIY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只需要知道,和他说话所获得的口头礼尚往来的回报是很可怕的。那是几倍的量,一般人受不起。

而周泽楷,全系最文静的人儿,中文系讲师,主讲外国文学史和外国文学作品选读。之所以万年评不上更高的职称,就是太不会说话了,字面意思上的不会说话。幸好人家长得帅,一张脸就够了,几十分钟的课,可以尽情欣赏他的脸几十分钟。课上是没有人低头的,倒是小周讲师自己爱低头,特害羞。系里的女生最大的盛事就是赶他的课,听周讲师在上头害羞地讲安娜卡列尼娜。

顺便补充,他和社会学系的孙讲师也是个一对。大伙上课都不听周老师讲外国文学,什么包法利夫人,他们只对周泽楷夫人感兴趣。

扯回来说。以上介绍也都是为了凸显王杰希和唐昊这一对的结合,是个在旁人看来,怎么看都觉得奇怪的组合。

只有少数几个人知了始末明悉内情。

比如叶修。

叶修教授是个中文系的全才,不过主战场在应用语言学那儿。应用着应用着,就应用成了各种无耻心脏凑表脸。尤其热爱蹭饭,理由冠冕堂皇而且让人感觉死憋屈还不能还嘴。

王杰希和唐昊这边是被蹭得最频繁的冤大头之一。数次被蹭,他们已经淡定到了不还嘴,不反抗,视偷偷进门偷吃的叶修为无物的境界。

叶修每次进去,都感觉满房子都是厨房的那种烟火气。通常两个人会一起在厨房里,弄得灶上刺啦刺啦的响。唐昊会做盐水鸭和酸菜鱼,还有其他琐琐碎碎的能摆个一桌。酸菜鱼的咸味酸味鲜味永远能控制在一个额定的范围内,热气腾腾,有时候会浇上辣酱。王杰希会做的其实更多,不过他还挺乐意帮唐昊打打下手。叶修见惯了这副秀恩爱的阵势,目不斜视,目标只盯着桌上刚摆好的几个菜。

这次他吃得很欢,心满意足。

里面的两人竟然还没出来,自然也没像往常一样默默瞪他。

怎么还在烧?这架势看起来是要弄个满汉全席。叶修打了个寒噤,想象了一下两人出来看到满汉全席直接少了两盘菜的反应。不……出于虚心,还是留了点的。

叶修开始施展来无影去无踪,过程出了一点小失误。

一个椅子被碰倒了。

砰————————

里面传来唐昊的怒吼:“卧槽谁在外面——靠!”

“别动,唐昊……”

“我我我我我擦好痛啊,外面什么声音啊吓死人了……”

“没好呢,手先冲一下,待会进卫生间再好好弄。”

…………哦,神啊。

叶修感觉自己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出于偷吃的愧疚,他……溜了。

厨房……火都不关……年轻人,果然很有胆量哈……

所以自然他没有听完整后续。

“到底哪个无耻的刚刚在外面……吓得我都切到手了……嘶,你轻点啊。”

“嗯,这几天,我来切吧。”

两个二十多的大男人愣是把整个厨房搞得充满高中生恋爱的青涩气息。

这点青涩气息一路蔓延下去,到全校师生那儿,就是酸腐气息了。刺鼻,太刺鼻了。


但平心而论,王博两口的几位亲友,还是觉得他们挺不容易的。这两人倒是一路磕磕绊绊的,有点老夫老妻的样子。

    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多了。

只能共苦不能同甘的更多。

但王博的恋爱史仍然是个离奇的故事。难道人唐昊会做个几道菜,他王杰希就死心塌地(咦)了?当事人越是若无其事,外面风传的版本就越多,普通民众有八卦能力,大学里的八卦民众,就是一个加强团的战斗力。什么历史系啊人类学系啊土木工程院的都知道,连唐昊本人也不知道被旁敲侧击了多少回。一上课女同学给唐老师传纸条,不传语法问题造句困难:唐老师,语法我们都会,讲讲你和老王怎么认识的呗。

也是奇怪,学生私底下叫王博,从来都是老王。

唐昊半天才缓过来,又敌不过女生的攻势:我跟你们隔壁系的老王,是那个,在一补习班上认识的……

Yooooo!台下一片肃静,等着唐老师继承溥仪大作《我的前半生》。

这不啊,你们老王,那时候理科文科都叼的很,像我这种学渣,只能偷偷在补习班用作弊小道具。你们知道的吧,现在还流行的那个,叫……学霸帮?

你们人文社会学系的老孙,孙大翔,那时候也在啊来着。

【“憋岔开话题!”】

……被识破了。唐昊不情愿地继续讲,讲王杰希那拉仇恨的,自己闲的没事次次抢他问题的首杀,一副吊里吊气的样子。后来嘛,后来……谁知道啊,离不开嘛,就那样了。

这故事太没玄机了,台下显然没听够的样子,有认识的在社会学系的,自然又是在那儿狂轰滥炸了故事里的孙老师一通。

孙老师倒显得很乐意讲:“你听唐昊瞎哔哔呢!他是不知道老王的审美学,特现实主义,不搞风花雪月。要怎样啊,一眼看得透的,不用多废话的,能一起睡的,呃,好吃的……”

王博的审美学就这样传开了,发扬更加光大的是他的婚姻经济学。

王博每次开口基本都是这样的开场白.

“听说你们又去调戏唐老师了?”

……那是调戏吗。

不过王博的口风倒是很松,他是个性情温和的人,但对于学分是毫不留情的,论文也一分面子不会给。只有达到了他的要求,才会稍稍露出笑容。这个时候套消息出来轻而易举,王博不容易失控,但一旦心情好了也乐得讲讲。所以他这门的及格率稳高不下,当然相应的代价就是那些神神秘秘的往事也都透得清清楚楚。

王博和唐老师两个人,一开始都是特血气方刚的(当然现在也是)。当然嘛,那时候脑子里不免都是冲动的东西,比如谈个情照本宣科啊,毫无节制……啊,什么的。

说出来没人相信,这两人毫无经验的时候,还真试过照着什么恋爱攻略。冰天雪地的日子套一个大围脖,结果其中一人略略一动,整个大围脖都在水平移动,蹭的另一个人脖子痒得不行;

试过在薰衣草花田互相对对方说情话,结果是唐昊一对上王杰希的眼睛都笑得根本停不下来,而王杰希一开始还试图倒腾出一句肉麻话来的,最后还是转过了头,任唐昊抓着他肩膀一路拉着跑了;

试过同吃一个东西,共用一个毛巾。

唐昊刚咬上一口,王杰希便皱眉,他有轻微洁癖。但若让他不咬东西,直接吻上唐昊的唇,明明事实是两个人的唇都不会比食物洁净多少,他就是乐意;

然后就是用一个毛巾。王杰希总是习惯先洗,结果唐昊一进去就捂鼻子:

“王杰希你这毛巾上什么味儿啊,怪怪的?”

“之前裹了点药草在里面。”

“什么!不用这么变态吧……”

类似的,类似的各种,狗血满地。

然后又试过,七八十岁老伴儿的相处模式。

大早晨没到就醒了,王杰希在桌子边攥着报纸看,唐昊在旁边慢慢悠悠地喝水,懒洋洋地。谁都不催谁,这一天都这样相敬如宾地过,到晚上出去散步,唐昊走着走着老要超前几步,又看看王杰希没跟上来,又停下来等。或者就是王杰希往前赶,两个人跟小学生似的,吹胡子瞪眼幼稚的要死。

于是,王博的婚姻经济学就应运而生了。

总结来说,就是三要素。

那几句话用专业的词语诠释,是很高端且听不懂的。于是我们借用黄少天的白话翻译版:

  1. 银子是要赚的

  2. 荣耀是要打的

  3. 唐昊是要宠的

完毕。

虽然王博从不这么说,但这几句,已经约定俗成地成为了王博在职名言金句集收录的,最经典的三句话。王博也从不否认,废话,要说第三条,最直接了。整个系的情侣里,就只有王杰希,二话不说让唐昊搬出了教职工大楼,买了套房在外面两个人住,害得其他人羡慕的要死。人家有钱啊,一节课六十,任性。

虽是如此,但王杰希的婚姻经济学,也就是靠八卦的力量,真切地发扬光大了。

 

最后,是一个在无数师生脑中的八卦场景:

 

    【王杰希喜欢唐昊不时冒出的伦敦腔,很好听。

“Well…welcome back!”

不过嘛,王杰希心思流转了一番,很淡定地建议道——

“下次可以试试,模仿日本女性,站在门口说,欢迎回来,亲爱的……”

噫!唐昊转过头,翻了一个很大的白眼。】

 

这一幕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看见了,传遍了全校,深藏功与名。

 

也许……有续篇?

其实这篇也可以看作之前那篇学霸王的续篇,就是两个人长大了之后当博士这样一个设定啊……?地址就不放了,6月文章里的【作业有难题】和7月的【城里人秀恩爱方式】,这两个。

唉,我果然H废,王昊一篇肉都没产过,满屏小清水2333

评论 ( 5 )
热度 ( 103 )

© 提携冰雨为君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