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昊】不觉冬来

百日王昊 day14,廉价假文艺

划了一段时间的水,能百日了好激动啊!

注意画风,可能不怎么对劲。其实我一直不知道自己算什么风格啊……就是逗比文写得比较多吧……下午心情不是很好。如果文风被牵连了,我一定写欢脱文赔罪。


唐昊住到B市的第一年,就遇上了难得的寒潮。南方多是湿热,像B市这样偏北方的就真的是干燥寒冷,风来得很突然也很直接。

他是有做过功课的,但还是低估了风力,带了几件薄外套而已。没想到这里的境况还确实比N市阴测测的寒流要险恶。小流氓的衣装也就比操控角色好上了那么一点,窝在微草休息室抱头瑟瑟发抖,一阵风就能给吹走了。

偏生王杰希他们还要赶着训练,也没机会顾着他。唐昊又不愿意待在王杰希的家里。当然不是因为王杰希的家是什么老四合院,他的家很大也很整洁。

因为王杰希住在里面的机会并不多,他的家人也是很好的性子,房间都打扫得很干净,很让唐昊有一种家的感觉。

但也就是感觉。不太真实。

事实是唐昊第二天就开始无所适从。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算太贪婪,这个家,这个房间,柜子里的抽象画,抽屉里的周边,床边的相框,角落堆积的礼物,很多东西。

没有什么是属于他的。甚至王杰希这个人,严格来讲也不算是他的吧。

王杰希早晨在刷牙洗漱,唐昊也一并惊醒,没有作声。等王杰希进了卫生间,腾地坐了起来。王杰希早晚都洗澡,他听着里面水声嘭嘭嘭地加大,无所适从反而更深。

门啪一声开了,唐昊下意识赶紧装睡。

很好,王杰希大概是朝他看了一会儿,唐昊能自动感应到那微热的目光停在脸上,比那啥啥的时候要稍微柔和一点。他宁愿那是他自作多情。就在他忍不住快跳起来的时候,王杰希终于收回目光出了房间,但不知道为什么唐昊总感觉这货其实已经发现了。

王杰希在锁门。

唐昊脑内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在最后关头大喊:“别走!”

王杰希恍若未闻,声音像是已经拉开了一条缝。人开始往楼道里走。

唐昊再吼一声,又趁着王杰希愣神的空档,以飞人速度下床,穿衣,整理,奔跑出房间。

由于穿衣速度过快,显得衣衫不整,唐昊也懒得去弄,大不了上车再理。王杰希挑眉,看着唐昊迈着小碎步同时狂拉裤子系好纽扣手撸头发,以卓别林的姿势扑过来。

过来的时候,肩膀还是露着,下面内裤稍微也露了一点,那双灵活的手还在系扣子。

“醒了?先去洗个脸吧。”

口气完全没有要带唐昊一起出去的意思。

“我也去,你们不用管我,就是无聊。”

王杰希失笑,把本要出口的家里也有电脑收了回去。这理由显然很扯淡,但越扯淡就代表唐昊越心急。现在不是逗弄的时候,最好先顺顺毛。

只是……

王杰希担心地看了一眼唐昊。去微草不好穿呼啸队服,唐昊就换了运动装。只是在这样的天气还是稍显单薄。唐昊没有带多少衣服,这恐怕还是最厚。

“外面只有几度,换一件吧,拿我的。”

然后看着唐昊不自在地穿着套着他的外套,一面走过来问:

“你这衣服是多大啊?”

“都是180。有哪儿不合适?”唐昊也就183,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平常都是往185大了穿,180也不是小了,就是不太适应……”

唐昊很随意地回答,估计也没多想。

王杰希却感觉自己的身高好像被无声地嘲讽了。

其实也就两厘米啊。

 

自己做的孽,跪着也要做完。

唐昊孤独地待在休息室里,门外就是训练的微草。

一墙而已,微草的隔音效果倒是很好。外面的一声一响传不进来分毫。唐昊感觉自己被单独隔离了一般,心情郁闷。

然而死命要跟着王杰希过来的也是他。

之前的王杰希真是迁就,他仿佛现在才开始品尝到被冷落的滋味。都是选手,明白的,如果要过下去,就必须习惯这样不定式的生活。

习惯个鬼啊!

尽管能够理解,唐昊还是很不甘地暗骂了几声。马上又反应过来自己简直像个怨妇,索性闭了嘴望天。他竟然想象不出以前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无非荣耀,荣耀,荣耀。现在也无非荣耀,王杰希,荣耀,王杰希,却越来越无法习惯缺少他的日子。

王杰希被默不作声地排到了荣耀前面。

睁眼是王杰希,闭眼还是王杰希。唐昊的心里他无处不在。又爱又恨。

这真是一场灾难。唐昊想,无法阻止的。


感冒典型症状:喷嚏,鼻塞,咳嗽,咽喉疼痛,呼吸不畅,流泪。

这是对于普通人而言。当一个职业选手面临此病,而且是一个好不容易来到B市常住一段时间,性子又特别熊的职业选手,杀伤力是几乎MAX的。

血条唰唰唰唰地往下掉。

活该啊。就算套上了王杰希的那件,下车走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会有冷风钻进来,让唐昊遭受冰火两重天的折磨,最后实在是受不了,索性脱了丢给王杰希,自己就跑过去了。

没想到还是没能逃过。

唐昊躺在休息室沙发上裹着被子。他也没料想自己竟然就在这个房间待了快半天。

本来都想好了要豪迈地开门,在他们午休的时候例行骚扰。以前都是远程骚扰,如今得以过一把瘾虐虐真人,到了时间点上竟然会感觉不忍心了。

这不科学啊!其他人也就算了,刘小别袁柏清那两只他怎么会舍不得去打扰。加上孙翔,互损了那么久的几个人,早已熟悉彼此,从不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大概爱屋及乌吧,还不是因为王杰希……真是败给他了。唐昊说服了自己。

他想象了一些训练了一上午的众人趴倒在桌上小憩的画面,然后开始假寐。


王杰希拿着饭盒进来,不动声色地关门,锁上。

他倒不是想做什么猥琐的事情,也就是怕外面那帮熊娃儿打扰而已。唐昊看起来已经睡着了。他的脸这种时候反而愈发精致起来,没有嗔怒表情的,安安静静,少有。

“谁啊?”唐昊正巧醒转,懒腰伸到一半,看到是王杰希迅速收手。

天啊,气势,气势全没了,以后怎么反攻!

唐昊的脸色风云变幻,王杰希为了顺毛忍住调戏的冲动,把饭盒拿出来。

“吃一点吧,你早上就没吃。”

唐昊摇头,他之前咳了很久,好不容易睡着。食欲也完全丧失,看到饭盒直想吐。

对面的人皱眉,坐了过来再一次问,还是回答拒绝,只好自己拆了开吃。

唐昊的眼神仍是定格在虚无的某处,转过来有些呆滞。

“王杰希,我为什么感觉没你现在不太行呢?”

他只是想不明白,一个人为什么会成为另一个人几乎生命的全部。

王杰希猛地停下,抱住他。

“这样是对的。”

 “保持下去,唐昊,你会打败我的。”

不,这简直要成为休息室.avi了……唐昊绝望地闭上眼睛。

这把烈火烧得很不是时候。两个人在窄沙发上僵硬地摆弄着姿势,一移动便牵动了另一个人的某个部位。唐昊喘得很急,他胡乱地打下那人的手。

“喂喂……这样真的好吗……”唐昊质问。

王杰希不置可否,要是不愿意,唐昊早就推开他了,“这可是锻炼你技术的一次机会啊,真的要放弃?”

听到这话唐昊就泄气了,不情不愿地任他抚摸全身,指尖在身下某处自如地跳动,唐昊莫名其妙地想着,可能他还是会弹琴的吧,他触碰他就像在弹琴,如水般柔和又自然。一开始仍是理智,后来便彻底失陷于乐声中。

不过像叶修那种手速可怕的,那啥啥的时候不会……吧?

唐昊完全不顾压在自己身上的人,一不小心就开始了脑洞发散迁移,他发誓,他不是故意要想起另一个男人的……

“按理说,你要自己动更好。”王杰希突然提醒他。动作依旧没有停下来过。

唐昊如遭雷击般看着身下活动的手,身体突然弹起,似乎迫不及待地扑向王杰希的怀里,弓身,像一道绚丽极致的虹。

 “突然感觉,我更像下面那个呢?”王杰希恶意激怒他,或者说是调戏。

“会有那么一天的,你等着!”咬牙切齿的骂声随时随地转换成呻吟,唐昊神情恍惚地想起了之前偶然看到的那些王昊文,还别说,竟然有点像咧。

都是谁写的给我出来保证不打死你!

等等,这个姿势……

救命啊王杰希不会也偷偷看过那些文吧!

在最后一刻,唐昊突然惊恐地问道:“卧槽,我刚才叫了那么久……外面……”

这里隔音很好,你刚才不是试过了吗?在里面喊我。王杰希笑着。


唐昊等着王杰希处理完事情,和他一起回去。

这次披上了厚厚的大衣。原本他是打算走之前跟微草队员蹭一件的,没想到一个都不合适,最后还是王杰希把自己身上的脱了下来。

你干嘛啊?这不是变两个人感冒了吗。唐昊瞪他。

王杰希不看他,径直往前走。

“妈呀!王杰希你被什么附身了吗,如此肉麻!”唐昊惊恐。

一路他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走路节奏很同步,几乎没有听过。

只是有一会儿唐昊突然转换到了悲情模式,说:

“我突然觉得自己挺像个骗子的。到你家住,却跟你爸妈说是来拜访学习的朋友。我希望他们知道,又怕他们知道。”

王杰希拍拍他的肩,“你什么时候怕过?”

“况且还有一个骗子帮凶陪着你呢。”

弥漫了他整个少年到青年时的,安心的味道散开来。

N市很少下雪,唐昊看着路边的雪雕,心里想着,冬天其实还是有很多风景的。

冷,也不算什么了。     


毫无爆点,别打我。

评论 ( 2 )
热度 ( 51 )

© 提携冰雨为君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