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昊18h-国庆】你见过凌晨四点的北京吗

好久没动了,事情又多,参活动没能浪起来,成了最短小的一个,字数及格线勿怪…

情节没啥起伏,就当看笼罩着祖国光辉的乡村爱情好了(你


1

国庆首都,车来堵车,人来堵人。上地铁从缝里钻进去,到站腰间盘突出。上公交拎一袋发糕,下车只剩一堆末儿。唐昊对于应付这些还是颇有心得的,只是头上一年比一年裹得多,呼啸打拼这么久下来,也从发家进化到成名了。最早的时候一副眼镜能解决的事儿,现在改了,一顶鸭舌一副墨镜再来一口罩,才顶用。

最后下火车的时候几个姑娘的目光直勾勾地冲着他。

一个问:哎你看,像吧?

另一个抓着手机抬头:在哪呢没看到,你说靠墙那个?这裹得跟通缉犯似的,谁啊。

唐昊眼角在墨镜下一抽。

“你说像谁,你不是天天对着比赛视频喊老公吗?”

唐昊呼吸一窒,虽然在网上也经常被粉丝表白比心,只是现实中的还真没怎么遇到,打荣耀的多了去,总得前边儿一大圈的选手先当老公再轮着他的嘛。

“你想,在B市的肯定微草的,这穿衣风格,怕是老王的粉。”

得。原来他老人家的穿搭风格还能自立门户了。

“……还穿得这么严实,莫非本人?”

…………

不知道谁忘关了闪光灯,悄咪咪对着他咔擦一声。唐昊心情郁卒地靠在墙边,感觉忽然失去了梦想。

“以后别再给我挑衣服了。”

信息发出去,唐昊寻了个座椅歇着,等警卫疏散掉这波人潮再动弹。这里是B市铁路西站,凌晨两点半。他大概前一天脑子犯浑,一翻手机日历:哦,明天国庆,给自家男人表示表示吧,说不定还能赶上一起看个升旗什么的,人偶尔也得有点情怀的。

于是手机一点,几分钟搞定车票,说走就走,到候车室里躺了一阵,就浑浑噩噩上了车。整个过程没跟王杰希提半句,该聊的照聊,仿佛还在N市里混日子一样。

正好他又收到回信:“怎么了?寄的应该没问题?”

唐昊看了忽地一乐。

老王这人关心人的方式实在很有问题,虽说也不是很老年化,像各种亲戚从外地寄特产那样,但是老王的思维显然是比较直男的。每过一阵寄来最新一季的男装流行款算个什么事儿,他以为在泡妞吗?

要是他是个女孩子,可能就真死心塌地了。可他不是,所以有时候瘆得慌。

 

2

王杰希的关爱真是太可怕了。

他关怀你的方式是把你当儿子养。比如对自家队员,就算是严而不厉的吧,有时候比赛失利也不会太怎么着,就好像一个父亲面对儿子不及格的考卷挥挥手:“没什么大问题,不会的不要去多想了,该会做的做对就行了。”

而他关心你的方式是把你当爹妈供着。唐昊没跟他提过,但是每次对方电话一来,问句今天如何,他总有种错觉,就好像王杰希对着电话在嘘寒问暖,“喂妈,今天过得怎么样……”

太可怕了。这次必须跟他说清楚。

但他还是没敢通知王杰希自己到了B市,老王同志要是知道了,反应只有一个,那就是电话那头车钥匙一开,发动机一响,掐着时间人就过来了。有时候车里还会坐一两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队员,到时候几人一起堵在路上,大眼瞪小眼,真要命。

老王人当然不傻,但就这事儿是死的。

但现下没辙了,滴滴打车都打不着,打着了又过不来。唐昊走出门去,各种声音四面八方扑过来,搅得他措手不及。外头有灯,还是黑,他和其他人出来一样都被各式黑车司机围住热情询问,轿车的多,面包车啊电摩啊小三轮的都有。偌大的城市全然陌生,每一个方向都通向未知,这种感觉让人不安。

有个人拍他,另一手点起支烟粗声粗气地问:

“要不要一起包车?还缺人。”

唐昊顺着他指的方向望过去,那边一群散客寻思着的打不着,就商议着聚在一起合伙包辆车,反正要去的无非酒店或者附近什么热门景点,现在还差一两个人才满,那司机不肯发车,于是就有人过来拉拢他。

……他就看起来那么像穷游的背包客?

好吧,还真像,一不拖家带口二不大包小包的,没人接应,可不就一大肥羊么。

唐昊直觉感到不对,这拉客时候喊的价多半不真,到时候上车一关车门可就是另一个价的,不交没问题,下车自个走吧。这不是没发生过的。

这是在B市,在这个首都人流量最大的地方之一,再怎么坚强的人也要彷徨不安,一路毫无章程地过来也没个计划,也许心里是下意识就找好了人。

唐昊决定投降。

掏出手机发了条“来救我下,我在西站”,好久没人回。心里咯噔一下。

对啊,事先也没报个信,人老王肯定还睡着呢。

正懊恼着,人都快被那些散客拖上车了,后头急步走过来一人在车旁边四处张望,朝着手机发语音:

“唐昊,你人在哪?我到西……”语音还没掐断。

“嘿这这这!”唐昊后来回想,自己当时一定跟个从传销组织救出来的傻小伙似的,那一下子啊,把他从陌生冰冷的氛围里拖出来了,老王,大救星,他的生命之光,他的欲念之火,他的罪恶……不对,反正就是一下子心安了吧。

“我停在那边。”

王杰希见状很快反应过来,带着他就往停车场走。后头传来几个人咒骂的声音,估计是抱怨又得重新拉人了,唐昊很得意地哼着小调:

“我们不一样~”

王杰希看着他嘚瑟,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贫,见了更贫。

 

3

事实证明,只要王杰希让你上的车,一准是贼车,计划缜密,目的明确,只有他这愣头青才回回中招。

唐昊咬着站里买的饼子吧唧吧唧:“你咋知道我来?”

“看你群里说话少,感觉不对,问你队员了。”

“谁暴露的,回去找他竞技场……”咕哝了一阵,唐昊嚼完饼子,惊觉窗外从avi变成了jpg,反应过来,“堵了?这哪儿?”

“西二环那当口。”唐昊一看表,凌晨三点一刻,路边上都是人,有单个的,有成群结队背着包的,一堆头顶之中一个一个彩色小旗子冒出来。

“XX团的跟我走,待会排好队……”

“大家不要走散,小孩儿跟上……”

“哇,这架势,果然还是你在旁边放心点。”

唐昊来过很多次B市,第一次是高中毕业那年份,荣耀尚未成为职业,随大流来到首都,茫然得像闯入了别族领地的小家伙,啥都对付不来。从人堆里挤出去仿佛被火车碾压一圈,路上小巷口里见着新鲜玩意也忍不住掏钱包,自诩玩得转,也还是一路被坑。后来就都是王杰希带了,土生土长老江湖,比什么豪华旅行团都值当。

而且人还是一活导游,他想听啥说啥。王府井长城什么的在导游那儿听烂了吧,那就上京都人的土段子。很久以前唐昊以为老王只是个正经人,后来痛斥自己实在太天真。

老王那会儿说:“小时候我也混不开,大概就显得很呆。上学大家提倡普通话,我就普通话,回家唠京片子,就也跟着念几句,时间久了,变成一四不像。都觉得我怪。”

“两边转不过弯儿了,就渐渐那么下去,说不上老实,但也不伶俐。当时不是很想在这里。那阵子就想要去南方了。”

老王难得说这么多,唐昊都顾不上了,原来他还有如此黑色过去,只是现在,他就很精明可靠,什么事搁王老爷跟前一放,都不成事了。

他那会儿也说,“有时候我总觉得我们像两个时代的人似的,三年一代沟,诶我们这算几代沟来着?”如果王杰希是端正的稳重的含蓄的淳厚的,那他就一定跟他差很远,提到唐昊别人想什么呢?活力的有野心的固执的还缺少很多很多经验的?

只不过老王这么一说,那就好受点了。

面对这座城市时他们是很近的。

唐昊不再想了。废纸包卷了卷轻车熟路扔到后座塑料袋里。看看又过了一刻钟,车大概挪动了几十米,已经算快的了。

“现在肯定回不去。”王杰希问,“车坐了一夜,要不要补个觉?”

“我不困,”唐昊说。他想起什么事来,不算romantic,但还是有点怕老王笑他。

“哎,要不待会找个地把车停了——去看个升旗?”

“你想好了?”

王杰希说。他打开窗子换气,虽然十月份刚刚开始,但B市有一点冷。

现在是凌晨四点整。

 

4

里三层外三层,整个圈层结构呈辐射状向外延伸。俯瞰似大块千层饼横剖面,平视则两眼摸瞎。

唐昊穿梭在人群当中,躲避各式来自登山包或自拍杆的无差别攻击。之前他还是没忍住眯了会儿,车停了差不多俩小时之后王杰希叫醒他。看升旗是体力活,钻不过人家只有被踩踏的命。

这会儿王杰希想起去车里取相机,他就难做了。人潮一波一波往前推,他要原地不动简直做梦。

“没事我顶住了刚那大妈挤我我都没怂……”前方队伍传来一阵激动的呼声,声音就也跟着一变。“你过来没,再快点,他们快开始升了!”

王杰希在不远处放大镜头,果断来一下。

很完美。焦准,没糊屏,唐昊的半只胳膊也在里面。

    

“其实这里每天都升旗,不一定要赶今天。”

唐昊嫌弃他:“你看习惯了没感觉,好歹国庆看激动一点。”事实上B市内城区不大,但也有大半领域他未曾见识过。他还是很想去看看的。

一共出道也就那么些年,仔细一想王杰希竟然已经陪了他这么久。时间一长,就免不了沾上点习惯。一旦跟着老王久了,总是要变很多,穿他风格的衣服,跟他同步的作息,吃他推荐的小玩意。还有,就是在潜意识里,自发地喜欢上这座城市。

-------------


新年快乐!

评论 ( 3 )
热度 ( 68 )

© 提携冰雨为君死 | Powered by LOFTER